站內搜索:
2020.08.05 星期三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色時空

木偶戲班主的“特殊使命”

2019-11-18 10:17:32 來源:   作者:閩西廣播電視報社  瀏覽次數:88 [返回]

 

木偶戲班主的“特殊使命”

———尋訪上杭縣茶地鎮樟樹村老藝人邱必書的紅色人生

□特約記者 王堅


他是一位走江湖的木偶戲班班主,他是一位工農暴動的參加者;他是蘇區反“圍剿”戰場的“哨兵”班長,他是封鎖線上為紅軍游擊隊輸送物資情報的秘密交通員;他和閩西風云人物傅柏翠是結拜兄弟,他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黨和國家領導人合影……

群山環抱的上杭縣茶地鎮樟樹村,一座幾近坍塌的土木結構民房在蓬生的茅草中顯得荒涼寂寞。上杭縣茶地鎮黨委宣傳委員張曉麗介紹,這是上杭傳統木偶戲(客家人稱傀儡戲)老藝人邱必書的故居。邱必書生前是閩西地區著名的民間木偶戲班班主,為閩西木偶戲的挖掘整理、傳承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同時,又是一位早年參加革命的老共產黨員、老蘇區干部,其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生一直不為人所知。

木偶戲班主的“特殊使命”———尋訪上杭縣茶地鎮樟樹村老藝人邱必書的紅色人生

晚年邱必書像

老戲班成為紅色“輕騎兵”

屋內墻壁上,有一盞蒙塵的民國老式煤油汽燈,燈罩的玻璃碎裂成幾片,仿佛在無聲地憑吊遠去的主人。古稀之年的邱必書長孫邱能宗告訴我們,這盞煉油汽燈就是當年祖父走村串鄉演出時的必備工具。1893年12月,邱必書生于上杭縣茶地鎮樟樹村一個貧農家庭,8歲開始學做土紙、替人放牛,10歲時,由姐夫李佳森帶入木偶戲班。他天生機敏強記,每天全心學習操縱木偶、背記戲文,11歲就能掌鑼鼓和唱曲,成為“包臺師傅”。口中能唱生旦凈末丑,手上能提線,使用各種民間樂器,被人譽為“神童”。

  民國初年,戰亂頻仍,兵匪橫行。邱必書接任班主,帶著戲班東奔西走演出糊口,飽嘗人間艱辛。為了維持戲班的生存,邱必書不得不加入洪門,尋求庇護,后逐漸接受革命思想。1919年,武昌起義后,邱必書自編了《武昌起義》戲目,在漳平上演,受到群眾歡迎。1929年春,正在南靖金山演出的邱必書,接到結拜兄弟傅柏翠的通知,得知紅軍的朱德軍長率部進入上杭指導革命運動,于是他馬上把道具箱寄放在金山,帶領戲班步行回鄉。三天后回到茶地時,當地工農群眾在紅四軍第四縱隊幫助下,成功發動武裝暴動,建立了紅色政權。邱必書豪俠仗義,性格正直又初通文墨,被一致推舉為鄉農民協會執行委員,后又擔任分田委員會委員等職。根據上級要求,鄉蘇政府成立了俱樂部、新劇團等宣傳機構,委任邱必書為主任。

  為了適應革命斗爭形勢的需要,邱必書很快編出了五個新劇目:《擴大紅軍》《打土豪》《婚姻自由》《不識字的痛苦》《團結一致》,用話劇形式在鄉村舞臺演出。他還組織兒童團員學習古裝劇,唱二黃西皮小調,新編了《大小爭風》《老配少》《打花鼓》《借衣勸友》《打馬燈》《花燈》等劇目。鄉蘇的成人劇團和兒童劇團,在革命的浪潮中應運而生,在上杭境內各區、鄉公開演出,受到大眾熱烈歡迎,成為宣傳黨和紅軍政策主張的紅色“輕騎兵”。

參加革命工作的喜與悲

1930年夏,邱必書帶領新劇團來到大洋壩紅軍醫院慰問傷病員。院長羅化成是汀南暴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作為革命先驅和高級知識分子,羅化成見多識廣,充分肯定了新劇團宣傳提高婦女地位、婚姻自由、讀書學文化、勞苦群眾團結一心、積極參加紅軍等的政治意義和作用,給予邱必書和全體團員莫大的精神鼓舞。演出三天后,新劇團不但受到紅軍醫護人員和傷病員的歡迎,還應邀到大洋壩紅軍部隊演出兩天,同樣受到紅軍將士熱烈歡迎。尤其讓邱必書興奮的是,許多青年觀看了新劇團的演出后,迅速覺悟起來,積極要求參加紅軍,極大地推動了當地的擴紅工作。才溪區蘇維埃政府主席非常高興,馬上研究調邱必書到區蘇的俱樂部新劇團擔任主任。十八鄉蘇維埃政府成立后,邱必書調任鄉蘇財務委員。

  當時參加革命工作的蘇區干部,沒有工資,劇團演出也沒有報酬,一切都是艱苦樸素、無私奉獻。邱必書家有七口人,四個孩子,全靠妻子一個人勞動種地維持生計。為了減輕家庭負擔,邱必書在沒有演出任務的時候,扛著扁擔為蘇區合作社挑運食鹽等物資,賺取微薄的酬勞貼補家用。由于邱必書組織領導新劇團工作表現出色,不久,被上杭縣蘇維埃政府劇團抽調擔任編劇小組負責人,從此,邱必書和縣蘇劇團的40位同志經常活躍于全縣各個區蘇轄地,擴大宣傳,為蘇區的鞏固和發展貢獻了智慧和辛勞。

  1931年初,由于閩西暴發肅清“社會民主黨”運動,縣蘇劇團的許多骨干被錯誤地打成“社會民主黨”分子,受到無情的政治迫害。全團40個革命干部和演員,28人被含冤拘押致死。縣蘇劇團遭到毀滅性打擊,只能被迫解散。邱必書回到鄉蘇后,看到鄉蘇的主席和文書也被抓走,心中痛如刀絞,經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失聲痛哭,為革命隊伍的飛來橫禍痛斷肝腸。

  在鄉貧農團主任的支持下,邱必書擔任鄉蘇合作社主任,從此在蘇區反經濟封鎖的戰線上,又多了一個文質彬彬的忙碌身影。直到1932年上半年,中央下令禁止胡亂捕殺革命工作人員,罪魁禍首林一株等人受到應有懲罰,邱必書的內心才漸漸平靜。同年11月,鄉貧農團主任鄭重推薦邱必書加入中國共產黨。一心向黨的邱必書親手填寫了入黨志愿書,在莊嚴的黨旗下舉手宣誓,成為一名光榮的預備黨員。

反“圍剿”前沿的哨兵班長

1933年4月,蔣介石派遣廣東軍閥陳濟棠的部隊進攻蘇區,反動軍隊從四面包圍蘇區,封鎖交通、物資,無情地摧殘蘇區群眾。由于當時紅軍主力轉移到江西境內作戰,閩西各地蘇區沒有正規紅軍部隊,只能依靠本地的赤衛隊、模范營(連)等武裝力量防守。地方武裝缺槍少彈,主要以大刀、梭標為武器,依靠堅定的革命意志進行斗爭。

  一天,情報偵察員報告,反動軍隊將要進攻茶地、南陽一帶蘇區。邱必書等鄉蘇干部緊急組織群眾轉移上山,把所有的糧食、衣物、家畜家禽等搬上山,堅壁清野。由于赤衛隊員大多沒有作戰經歷,手中又沒有實彈火器,為了避免無謂的傷亡,邱必書主動請纓擔任哨兵班長,守衛在最前沿的高山哨棚里。

木偶戲班主的“特殊使命”———尋訪上杭縣茶地鎮樟樹村老藝人邱必書的紅色人生

位于上杭縣茶地鎮樟樹村邱必書故居今景

邱必書和隊員們事先約定,他以“地雷炮”(土造大鞭炮)為號,如果炮響就說明有敵軍進攻,大家趕緊組織轉移。邱必書觀察主要的交通路口,敵軍很快就出現了。沒有實戰經驗的邱必書心中雖然緊張,但為了全鄉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仍然鎮定地點燃了“地雷炮”報警,而后才撤出哨棚。就在他飛奔上山的途中,敵人密集的排槍朝他射擊,幸虧邱必書體力好,腦子機靈,利用地形地物避開了敵軍的火力,安全沖上了山。從此,大家都對唱戲出身的邱必書刮目相看,稱贊他是“飛將軍”。

  敵軍進入茶地后,見村里空無一人,轉移前往鄰近的白砂駐扎。隨后,武平鐘紹葵保安團的參謀長李瑤奉命到茶地“安民”。因為李瑤是茶地鄰鄉人,經他勸說,許多上山躲藏的群眾陸續下山回家。但邱必書不敢下山,獨自在山上藏了一個多月。當年武裝暴動期間,邱必書擔任鄉蘇執行委員,親自帶隊沒收了土豪劣紳的家產,一旦下山肯定會遭到報復,兇多吉少。邱必書在山上躲藏,遇到了探聽敵情的紅軍游擊隊員,要求參加游擊隊。但游擊隊的負責人沒有同意,認為他家里有四個未成年的孩子,全靠他妻子一個人無法維持生活。因此,要求邱必書下山回家,伺機開展地下工作。

  不久,邱必書妻子在敵軍的脅迫下,上山來通知邱必書下山。原來,敵軍參謀長李瑤的妻子是邱必書的親姨媽,李瑤是邱必書的親姨丈。李瑤念及親戚之情,讓邱必書的妻子前來送信,要求邱必書立即下山,可以保證他的人身安全。游擊隊負責人集體研究后,認為可以利用這層關系,今后讓邱必書在敵占區之間從事地下工作,搜集軍事情報,同樣對革命是貢獻。在游擊隊的授意下,邱必書下山面見李瑤。就這樣,帶著特殊使命的邱必書巧妙地應對了敵軍的盤問,并獲得了敵軍的“通行證”和“良民證”。在五天內集合老戲班的演員,重新“粉墨登場”,前往古田、蛟洋、龍巖、連城等地演出。

擔任秘密交通員的日子

  第二年10月,邱必書和戲班在貼長山區的龍歸坑演出時,當地的接頭戶找到邱必書,通知他到游擊隊駐地開會。游擊隊負責人華某某主持會議,邱必書詳細匯報了白砂、茶地的敵軍情況,再次受命秘密從事地下工作,散發黨和紅軍游擊隊的宣傳單,為游擊隊員傳遞書信情報。

  會議結束后,邱必書帶著游擊隊的傳單和書信回到戲班,把傳單信件藏在戲箱夾層。利用流動演出的時機,把信件藏在身上,途中無人時就把宣傳單張貼在墻壁上。為了傳送書信,邱必書特地借故回家,來到華家亭馬古凹茶亭里,和賣茶的華班長二叔取得聯系,轉交了相關物品。這些秘密張貼的紅色傳單,引起敵人極大的恐慌,反動勢力以為紅軍又回來了,偽鄉公所派出團丁四處放哨看守,個個如驚弓之鳥。

  有一天,邱必書在迎坑里村頭遇上一支紅軍游擊隊。游擊隊負責同志要求邱必書幫助購買被敵人嚴密封鎖的手電筒和電池等物資。邱必書二話沒說,當即動員戲班成員,把所有手電筒無償贈送給游擊隊,解決了游擊隊的燃眉之急,游擊隊員們高興地道謝離去。

  不久,戲班來到古田赤狗坪演出,三天后,一支紅軍游擊隊假扮小池的民團,大搖大擺進村,擊斃了當地的反動保長。群眾四散,邱必書知道是自己的部隊,叫全體演員不要慌張。其中有兩位游擊隊員是茶地鄰鄉人,認識邱必書。在他們的引見下,邱必書向游擊隊的李連長匯報了敵占區的軍事情報,隨后,游擊隊員們說很久沒有看戲了,邱必書欣然答應馬上開演。當即在一座大祠堂里,關起門來演出了《擴大紅軍》《團結一致》《打土豪》等劇目,受到熱烈歡迎。第二天部隊離開后,邱必書聽甲長說有國民黨中央軍要來,趕緊帶著戲班轉移了。

木偶戲班主的“特殊使命”———尋訪上杭縣茶地鎮樟樹村老藝人邱必書的紅色人生

邱必書在蘇區時期演出使用的煤油汽燈

邱必書的戲班在古田山區高畬村演出期間,在當地開展地下斗爭的原福建省蘇執行委員、長汀游擊隊負責人游榮長,和上杭白砂白葉段的游擊隊班長陳書田一起找到戲班,聽邱必書詳細匯報了敵軍情況。知道高畬村有自己的隊伍,邱必書和戲班的演員心情特別好,連續演出了十天。按照游榮長的指示,邱必書和演員們想方設法,通過敵人的重重關卡,代購了手電筒、電池、草鞋、衫褲、手巾等一批軍用品,轉交給游擊隊。

  陳書田告知邱必書,茶地游擊隊負責人溫含珍政委在戰斗中犧牲,遺體埋葬在大田某地。希望邱必書盡快通知溫含珍的妻子,把烈士遺骨帶回老家安葬。邱必書早年和溫含珍相識,一起從事革命工作,聽到噩耗悲痛失聲。第二天一早,急急忙忙步行趕往茶地。溫含珍參加革命后,家庭倍受欺凌,妻子福香和兒子步林孤苦無依,家中窮困潦倒。由于溫妻表示暫時無力迎回丈夫遺骨,邱必書心上壓上了一塊大石。邱必書趕回大高畬村,通過地下接頭戶詢問游擊隊的下落,得知國民黨中央軍和反動民團連續“清剿”,游擊隊已經轉移到安全地區,失去了聯系。邱必書的心情更加難過,只好把戲班帶到連城境內演出,暗中繼續打探游擊隊的消息。

  在白色恐怖的非常時期,肩負特殊使命的邱必書帶著戲班子走村串寨,一邊靠演出謀生,一邊為紅軍游擊隊做了大量積極有效的工作。第二次國共合作后,閩西地區的紅軍游擊隊大部分編入新四軍二支隊,由張鼎丞、鄧子恢、譚震林等人率領北上抗日,邱必書的木偶戲班周旋在形形色色的社會勢力之中,時常受到反動軍隊、地主惡霸和流氓地痞的欺壓,在痛苦的煎熬中,邱必書心中始終堅信,紅軍一定還會再回來。

“紅色藝人”獲得新生

  1949年10月全國解放后,邱必書揚眉吐氣,迎來了人生和藝術的新春天。邱必書的戲班配合土改、“剿匪”等工作,創作了《劉胡蘭》《血淚仇》《白毛女》《九件衣》《王貴與李香香》等新劇目。在上杭城鄉演出后,為推動群眾參與鞏固新生政權、發展社會主義生產,起到了積極作用。1954年4月,龍巖地區委派陳軍平、溫七九兩位專家指導,把邱必書的戲班更名為“上杭木偶福勝劇團”,任命邱必書為劇團團長。當年6月,劇團參加福建省文藝會演,演出劇目《大名府》《對玉杯》獲得一等獎。9月份,邱必書參加華東地區文藝調演并擔任評委,個人獲得“特種演員藝術獎”。

  1955年元旦,邱必書帶隊參加龍巖地區文藝會演,演出劇目被評為一等獎,邱必書被選舉為福建省政協委員。同年4月,劇團代表閩西老區赴京參加全國戲曲會演。中央首長稱贊:“福建上杭縣邱必書同志,在土地革命時期演出了《擴大紅軍》《團結一致》《婚姻自由》《不識字的痛苦》《打土豪》等劇目,為革命做出了貢獻,這位同志值得我們大會表揚!”作為特殊“獎勵”,邱必書隨后帶隊在國務院機關各部委連演了七天。這段經歷,邱必書終生引以為傲。從京返鄉后,邱必書被推薦為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福建省文聯會員。

  1956年,根據福建省和龍巖地區行署的指令,邱必書帶領劇團為修筑鷹廈鐵路的鐵道兵8503部隊和民工慰問演出。之后,又奉命前往南平地區巡回演出。為了豐富演出內容,邱必書經常現編現改,每天夜以繼日,贏得了廣泛好評。同年12月,早在1932年就入黨的邱必書重新加入中國共產黨,終于了卻了一樁“心病”。1957年3月,邱必書遵照省文化局安排,與福建軍區慰問團一起,前往福建海防前線慰問演出,受到原福建軍區司令員劉永生等首長的親切接見。

  1959年,邱必書正式退休,而生活卻更加忙碌充實。1960年1月,受省文化局委派赴京觀摩全國文藝會演,受到文化部副部長林默涵熱情接待;7月再赴北京人民大會堂出席全國文代會、中國戲劇家協會代表大會,與毛澤東、朱德、劉少奇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合影留念。根據省文化廳的指示,邱必書從1955年開始陸續整理記錄傳統戲曲劇目。至1964年5月,邱必書以驚人的毅力,口述記錄并整理傳統劇目1092本。1981年,88歲高齡的邱必書因病去世。

  邱必書孫子邱能征在現場告訴記者,祖父與閩西大名鼎鼎的傅柏翠同在1893年農歷12月26日出生,兩人年青時就結為“同庚兄弟”,成為生死之交。1976年,時任福建文史館館長的傅柏翠派秘書袁同志專程步行到樟樹村看望邱必書,交談中還特地提到,當年邱必書把藥品藏在戲箱的夾層,秘密送到溪口大洋壩紅軍醫院,傅柏翠對此印象極為深刻。歷經人生的風風雨雨、悲歡離合,這位參加過工農暴動的民間藝術家,不但殫精竭力為閩西民間戲曲藝術寶庫留下了豐厚的文化遺產,也用執著的信念、頑強的意志、無私的奉獻,書寫了蘇區隱蔽戰線斗爭的紅色傳奇。

  (本文參考邱必書生前口述資料寫成)

(摘自《紅色文化周刊》)

上一篇:第一部黨章守護者張人亞的長汀印跡 下一篇:毛主席來到永定荷凹頭

搜索

彩票送彩金3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