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2019.11.12 星期二

紅色記憶

最新推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色記憶

中共閩粵贛邊區史

2019-09-30 10:50:19 來源:   作者:閩西廣播電視報社  瀏覽次數:44 [返回]

 

中共閩粵贛邊區史
閩粵贛邊區黨史編審領導小組  著
林天乙  主編
(連載五十八)

(接上期)
  第三,派遣干部和劇團出國,開展宣傳演出活動。1938年4月,暹羅歸國華僑抗敵同志會在汕頭成立。隨后,潮汕中心縣委即選派吳敬業(吳琳曼)等,到安南南圻活動。5月,在西貢(今胡志明市)開辦中國圖書公司,發行抗日書刊,并擔任南圻華僑救國總會總干事,領導南圻10萬華僑的抗日救國運動。還創辦了《全民日報》,成為深受安南華僑喜愛的最大的宣傳抗日報紙。1939年,在高棉(柬埔寨)開辦中正書局,發售各種抗日進步書刊。由于吳敬業積極宣傳和推動華僑援助祖國抗戰,成為暹羅華僑各界抗日救國聯合會的主要領導人之一。閩南安溪縣龍門黨組織批準黨員干部林降祥到印尼從事海外華僑工作,籌募款物,支援祖國和家鄉抗戰。廈門失守后,漳廈工委派出廈門兒童救亡劇團,經香港到安南的西貢和高棉的金邊等地,向廣大僑胞進行抗日救國的宣傳演出和勸募工作。
  第四,同海外華僑群眾團體建立密切聯系,組織回國華僑青年工作隊,開展抗日救亡活動。1938年4月1日,中共閩西南潮梅特委給潮汕中心縣委的指示信中提出:潮汕與南洋各地關系密切,應該不斷向南洋各地如暹羅、安南、新加坡、菲律賓、緬甸等,報導新四軍和國內抗日救亡工作動態,同時發動組織回國工作隊、服務團等。1939年1月15日,嶺東各地青年抗敵同志會第三次代表大會進一步提出,要加緊與海外華僑的聯絡工作。同年3月,嶺青通訊處即派出兩名同志去南洋,加強與華僑團體的聯系,并開展宣傳和募捐工作。之后,潮汕的黨組織與暹羅的“抗聯”、安南的“東北線救國總會”,以及印尼、新加坡等地的一些華僑群眾團體,都建立了較密切的聯系,并得到經濟上的贊助。閩南的黨組織也與菲律賓、馬來亞、印尼、安南各地的僑團建立關系。在這同時,各地黨組織也加強了歸國的華僑工作,如中共潮普惠南分委組織暹羅回國華僑青年抗日同志會農村工作隊,奔赴潮陽、惠來沿海一帶,對農民、漁民宣傳抗日,推動當地抗日群眾運動。還有潮安、澄海、普寧、惠來等縣,也成立了歸僑抗敵工作隊、宣傳隊、救護隊等。
  由于黨中央與邊區各級黨組織對華僑卓有成效的工作,更加激發了海外廣大僑胞的愛國主義思想感情,使他們迅速團結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旗幟下,以空前的愛國熱情,同祖國人民一道共赴國難。東南亞及世界各地華僑的抗日救亡團體如雨后春筍紛紛出現。1938年10月,以陳嘉庚為主席,李清泉、莊西言為副主席的南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在新加坡成立后,到1940年,其下屬的基層抗日救亡組織已遍布南洋各地,總數達702個。在南僑總會領導下,各分會積極發動,各地僑胞慷慨解囊,踴躍捐獻,以大量財力、物力、人力支援祖國抗戰。許多祖籍閩西南、潮梅的僑領均率先垂范。在捐獻中,不僅富商巨賈不吝金錢,就是小販勞工,亦盡傾血汗。其中閩南籍菲律賓華僑就捐獻了36架飛機。潮汕旅居暹羅的僑胞,除捐贈大批款項和物資,支援八路軍、新四軍及其他抗日部隊外,僅捐獻給潮汕青抗會的就達萬元以上,還專門成立“米業平糶公司”,購運大批大米返潮汕,解決人民生活。
  閩西南、潮梅的海外華僑,除了以巨大的財力、物力支援祖國和家鄉抗戰外,許多華僑青年不惜放棄較優越的學習、生活條件,告別父母和妻兒,離開溫暖的家庭,回到祖國,奔赴沙場英勇殺敵,或在后方從事抗日救亡工作。僅閩南泉州籍的菲律賓華僑青年,到延安和參加新四軍的就有100多人,閩西永定、龍巖縣籍的華僑青年也有數十人回國參加八路軍、新四軍和邊區黨領導的抗日救亡工作。潮汕籍在海外的僑胞,回國參加抗戰的更多,僅旅暹僑胞參加新四軍的有數十人,回潮汕抗戰的則達數百人。在這些回國抗戰的華僑中,涌現了許多英雄模范人物。有的為了國家的獨立、民族的解放而獻出寶貴的生命。歸僑共產黨員、澄海戰工隊隊員鄭松濤,在1940年4月27日日軍突襲澄海縣北李村時,為幫助女隊員突圍,不幸被捕。日軍在利誘不成后,放狼犬撕咬他,他血肉模糊,寧死不屈,痛斥敵酋。6月6日,鄭松濤在生命的最后時刻用盡氣力高呼:“打倒日本侵略者!”犧牲時年僅22歲。
  在抗日戰爭中廣大華僑所作出的巨大貢獻和付出的犧牲,是華僑愛國愛鄉優良傳統的空前大發揚,也是中華民族的光榮和驕傲。

  第三節 迅速發展壯大黨的力量

  一、大量發展黨員
  為了適應全國抗戰爆發后新的斗爭形勢,擔負起鞏固與擴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以徹底打敗日本侵略者的艱巨任務,首要的問題就是要有一個強大的黨的組織。1938年3月15日,中共中央發出的《關于大量發展黨員的決議》中指出:“目前黨的組織力量,還遠落在黨的政治影響之后,甚至許多重要的地區尚無黨的組織,或非常狹小。因此大量的、十百倍的發展黨員,成為黨目前迫切與嚴重的任務。”
  閩粵贛邊區黨組織經歷了長期革命戰爭的嚴峻考驗,廣大黨員英勇頑強,前仆后繼,付出了極大的犧牲。在新四軍第二支隊北上后,留下的黨組織及黨員無論是在數量上和質量上,都顯得比較弱小,很不適應當前抗日戰爭的需要。抗戰爆發后,特別是從1937年12月以來,雖然根據黨中央提出的“黨應該從蘇區(與紅軍)轉向全國”“特別在南方各地更要恢復與發展黨的組織”“考查老黨員與舊組織”“吸收新黨員,建立新組織”的指示,結合抗日救亡運動的開展和部隊的整編、擴軍等工作,審查恢復和發展了一批黨員和組織,至1938年6月,邊區各地黨組織及黨員人數已有所增加,但仍和客觀形勢的需要相差甚遠。這時,閩粵贛邊省委已改稱為閩西南潮梅特委,其轄下地區:潮汕共有10個縣市,只有4個縣工委、1個市委和1個中心區委,黨員500多人;梅州有6個縣(含閩西的武平),只有2個縣委、2個區委,黨員約400人;漳州有11個縣市(含廈門),只有2個縣委、2個市工委、1個特區委,黨員600多人;泉州和莆田等共有11個縣(閩中黨組織),只有4個縣有黨組織,黨員40多人;特委直屬的閩西有10個縣,有3個縣委、2個縣工委,黨員2100人。合計23個縣有黨組織,黨員3300多人(應為3440多人)。這些數字,在整個邊區51個縣市(含贛南3個縣)和數百萬人口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顯然與當時邊區所擔負的抗戰總任務是很不適應的。因此,方方在1938年6月召開的中共閩西南潮梅特委第三次擴大會議上,提出要積極而慎重地發展黨員,迅速擴大黨的隊伍;要著重“向工人、知識分子大量發展”,但并不是“放棄農民”;發展時要按黨章辦事,“不但應注意對象能同意黨今天的戰略路線,而且還應該信仰共產主義,不但要為民族而努力,還要為無產階級而奮斗”;“發展與整理應同時并進,不應分開與片面進行”;整理的辦法,要從工作和斗爭上檢查,“從說服與教育來糾正錯誤”,對黨員的處分要恰如其分,要嚴格按黨的紀律辦事;“對其他黨派分子入黨問題,應先叫他脫離原有組織,否則只與其維持友誼態度”,對失去聯系的同志,“應盡量使用他們的長處,從工作上考驗后,才恢復他的關系”。根據黨中央和特委的指示,各地黨組織迅速進行傳達和貫徹。在民族革命的高潮中,由于共產黨的威信日益提高,影響不斷擴大,在抗日救亡的群眾運動中,涌現了大批積極分子,這就為各地黨的大發展帶來了極為有利的條件。于是,各地黨組織不失時機地在積極分子中加予考查教育,大量吸收新黨員,擴大黨的隊伍,同時對原有的黨員和組織進行整理。
  潮梅地區抗日救亡群眾運動中涌現出來的積極分子,大多數分布在青抗會、學抗會、婦抗會、工會組織、中等學校、小學、農村夜校等團體和學校,而閩西南則大部分集中在農村。各級黨組織在發展黨員時,均采取積極、慎重、嚴格的態度,既反對關門主義傾向,又反對拉伕式的發展。當時,潮梅黨組織規定支部發展新黨員的一般程序是:(一)分配黨員發展任務,從積極分子中考察和挑選入黨對象,然后對其加強培養教育,并定期向黨支部匯報;(二)介紹人和支部與對象談話,由支部審查是否具備入黨條件;(三)經支部通過后呈報上一級黨組織批準,后由介紹人發給入黨志愿表,由入黨人填寫;(四)在上級黨組織派出的監誓人參加下,舉行新黨員入黨宣誓儀式;(五)將新黨員編入支部小組過組織生活,分配工作任務,按月繳交黨費;(六)支部定期開會,對新黨員進行形勢、保密工作、紀律和氣節教育,以及初步的馬列主義理論與黨的基本知識教育。
  為加強武平縣象洞的工作,在該區區委重建以后,梅縣中心縣委指派陳仲平為武平特派員前往象洞,協助區委整理和發展黨組織,到1938年底,已整理建立了八個支部,黨員120多人。
  在閩西南老蘇區老游擊區,新四軍第二支隊北上后,黨的基層組織多數分布在山區的小鄉村,黨組織要求得發展,就必須沖出山區小鄉村,到大鄉村和城鎮去開展黨的工作。同時,還必須培訓一批得力的能從事秘密工作的干部。當時,在閩西南的許多大鄉鎮中,有一批因各種原因失去組織聯系的黨員,他們立場堅定,同地方群眾保持著密切的聯系。因此,黨組織即設法同這些黨員建立工作關系,在大的鄉鎮中恢復建立黨組織。接著,由這些黨組織在各自的鄉鎮中建立秘密農會,開展保田或其它形式的斗爭,并在斗爭中培養積極分子入黨,不斷發展黨的組織。如龍巖縣的山馬、小池、巖東等區,就是這樣開展建黨工作的。在黨和群眾基礎較好的東肖、西山、東陳等,則由區委直接領導進行,黨員發展更快,東肖區的黨員從幾十人發展到100多人。中共永定縣委在整理、恢復三年游擊戰爭時期遭受破壞的黨組織的同時,縣委領導成員還分頭深入基層發展黨員,加強對抗日救亡運動中涌現出來的積極分子的培養發展工作。到1939年上半年,永定全縣建立了9個區委,168個支部。(未完待續)

上一篇:項南傳 下一篇:項南傳

搜索

彩票送彩金3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