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2019.11.12 星期二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色傳承

一本用初心守護的 《共產黨宣言》

2019-09-30 10:38:23 來源:   作者:閩西廣播電視報社  瀏覽次數:41 [返回]

 

一本用初心守護的 《共產黨宣言》

 1920年早春,在浙江義烏分水塘村一間簡陋的柴屋中,陳望道用木板和凳子支起簡易的書桌。兩部詞典占據了書桌大部分位置。此后的幾個月,他把自己封閉在這里,時而奮筆疾書,時而蹙眉深思,時而字斟句酌。累了,他就在鋪板上短暫休息一小會兒;餓了,他就匆匆墊幾口母親送來的簡餐。雖是早春,江南仍時有料峭春寒。這天,母親送來粽子,還特地加了一碟紅糖。紅糖有御寒的作用,她特別囑咐陳望道,吃粽子要蘸紅糖。陳望道一邊應著,一邊把粽子蘸著墨水,當作紅糖吃下去了。墨水和紅糖的味道當然不一樣,然而,完全沉浸在《共產黨宣言》中的陳望道,竟全然品味不出兩者的差異。直到母親察覺,陳望道才解釋道,真理的味道是很甜的。
  這似乎是一個精彩絕妙的隱喻。閃耀著真理光芒的《共產黨宣言》,對中國先進分子產生了多么強大的吸引力,又與中國先進分子有多么天然的親近感。《共產黨宣言》所言說的,正是在中國先進分子內心中回蕩了良久的理想。在她的照耀和啟發下,這批先進分子內心中的理想,變得清晰、明亮和堅定起來。中國共產黨就要誕生,黨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初心,也慢慢形成和塑造起來了。
  4月底,陳望道刻苦譯好的《共產黨宣言》被帶到了上海。8月,《共產黨宣言》第一個中譯本出版了。翌年8月,到上海參加黨的一大的代表王盡美和鄧恩銘,攜帶陳望道吃墨汁翻譯的《共產黨宣言》跨越長江,把《共產黨宣言》傳到了中國北方。回到濟南,他們把書交給濟南黨組織專司黨報發行和保管的張葆臣。張葆臣發現,經常同他一起參加黨組織活動的劉雨輝熱愛學習,就把這本書傳給了劉雨輝。1926年春節,劉雨輝把這本書帶回故鄉濱州市廣饒縣大王鎮劉集村,并親手交給村黨支部書記劉良才。劉雨輝指著封面上的“大胡子”說,這個大胡子叫馬格斯(即馬克思),他和一個叫安格爾斯(即恩格斯)的人一起寫了這本書。共產黨員都該學一學,會讓我們知道今后該走的路。
  魯北平原上的劉集支部,是山東省乃至全國最早的農村黨支部之一。1925年,廣饒最早的共產黨員劉子久將劉良才發展入黨,劉良才在劉集村秘密成立黨支部并擔任支部書記。
  精通語言學的陳望道,在翻譯時努力做到通俗簡練,他通篇用白話文翻譯,還注重用漢語的俗語來實現通俗的修辭效果,翻譯出了像“宗教的熱忱,義俠的血性,兒女的深情,早已在利害計較的冰水中淹死了”一類精彩的句子,“義俠”“血性”“兒女”“深情”等詞匯通俗而接地氣,但是,對于僅讀過兩年私塾的劉良才而言,“大胡子”筆下的道理還是令他不能迅速吃透。不過,想到這是一本從黨的一大帶回來的書,想到這是一本省城黨員叮囑能夠知道今后該走的路的書,劉良才還是堅持啃下來了。此后的三個冬春,他帶領黨員和積極分子,在自己小院的北屋中,反反復復地讀,努力把書中艱深的道理轉化為更為通俗易懂的語言,講給更多不知路在何方的中國農民聽。
  書一頁頁地翻過了,字一個個地認全了,理一句句地悟透了。繩鋸木斷,水滴石穿。劉集村的黨員漸漸懂得了“大胡子”的話,他們從中學到了反抗,學到了斗爭,學到了解放。1928年,劉良才發動了打擊地主豪紳的革命斗爭。斗爭勝利了,劉良才卻暴露了,他因此無法在當地開展工作。1931年2月,山東省委安排劉良才擔任濰縣縣委書記。
  遠赴濰縣前,劉良才最放心不下的是這本《共產黨宣言》。他預料到自己可能被捕,這本書到底放到哪里呢?劉良才反復考慮,決定將其留在本村支部。他親手把這本書交給劉集村支部委員劉考文,鄭重地囑托他:“你要好好保存這本書,你要把它視為自己的生命,甚至比自己的生命還寶貴。”他還說了一句令劉考文終生難忘的話:“生為《共產黨宣言》生,死也為它死。”
  劉良才鄭重的囑托讓劉考文感到了沉甸甸的責任。劉考文有時把它藏在糧囤底下,有時封進灶頭,有時又轉移到屋頂。雖然幾易藏處,謹慎的劉考文還是常常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他唯恐這本重要的著作在他手上出現問題。1932年8月,廣饒西鄰的博興縣農民暴動被韓復榘鎮壓。機警的劉考文敏銳地從博興的局勢預判敵人可能要鎮壓廣饒縣,他感到自己目標太明顯,一旦敵人對劉集村動手,自己必定是敵人首先下手的對象。他想到了同村的黨員劉世厚,劉世厚平日里行事低調謹慎,忠厚老實,在農民堆里,一點都不扎眼。就像當年劉良才把書交給劉考文一樣,劉考文再次把書交給了劉世厚。一切都如當年的交接一樣鄭重和沉重。劉考文對劉世厚幾乎說了同樣的話:“這本書務必保存好,它比我們的生命都重要。”
  就這樣,這本《共產黨宣言》又一次完成了轉移。劉考文不久就被捕了。因叛徒出賣,劉良才也在濰縣英勇就義了。
  捧著這本承載了共產黨員生命和鮮血的《共產黨宣言》,劉世厚內心中升騰起一種無以復加的責任感。他經常變換藏書地點,但心里總是感到不踏實。在他精心呵護下,這本書一次次地躲過了敵人的眼睛,躲過了國民黨的搜索,躲過了日軍的掃蕩。1945年,日軍放火燒村,一次性燒毀了劉集村500多間房屋。老百姓被日軍趕出村子。當時,劉世厚把這本書藏在山墻的“雀眼”中。被趕出村子后,劉世厚想到這本書還在自己家里,又冒著生命危險潛回村里。當時,他家的房子已經被點燃了,他冒著嗆人的濃煙爬到“雀眼”處,小心翼翼地掏出這本書。真是萬幸。持續兩天的大火幾乎燒盡了劉集村全部的家當,糧食燒光了,柴草燒光了,農具燒光了。這本書卻在共產黨員的精心呵護下保存了下來。
  劉世厚把這本書用藍布包好,放在一個小匣子里。此后的30年間,他精心保管著這本書。
  他經常會像捧著寶貝一樣端詳一番,每當這時,他就會想起劉良才和劉考文的囑托。
  1975年1月,周恩來在四屆全國人大召開期間見到陳望道,充滿期待地問:“《共產黨宣言》最早的譯本找到沒有?那是馬列老祖宗在我們中國的第一本經典著作,找不到她,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心病啊!”陳望道遺憾地搖了搖頭。就在這一年,廣饒縣征集革命文物,84歲的劉世厚將保存了43年的《共產黨宣言》交給廣饒縣歷史博物館。這正是陳望道翻譯的本子。
  這本受過血與火洗禮的《共產黨宣言》經歷了獨特的旅程。她曾經照亮和見證了共產黨人初心,共產黨人則用自己的初心守護她;她曾塑造了共產黨人堅定的理想信念,共產黨人則用堅定的理想信念詮釋她。● 



上一篇:毛澤東從西柏坡進京乘坐的同款吉普車 下一篇:1928年永定縣溪南里八坊鄉土地調查表

搜索

彩票送彩金3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