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2020.08.05 星期三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色傳承

“只要我一息尚存,必定為革命奮斗”———唐義貞的故事

2019-09-23 09:55:47 來源:   作者:閩西廣播電視報社  瀏覽次數:102 [返回]

 

“只要我一息尚存,必定為革命奮斗”———唐義貞的故事



  在長汀縣博物館里珍藏著這樣一組珍貴的文物: 1933年5月6日唐義貞娘家寄給唐義貞的郵包布(二級文物 圖1) 、1935年唐義貞烈士的銀手鐲(二級文物 圖2)、 1935年唐義貞烈士的銅臉盆(三級文物 圖3)、1935年唐義貞烈士的毛毯(三級文物 圖4 )。
  這四件文物是唐義貞與陸定一的兒子陸范家定 于1985年捐贈給我館的珍貴藏品。
  每當看著這幾件珍貴的文物,眼前總是浮現出一個端莊秀麗的身影———她圓潤的臉龐,清澈的眼睛,微微上揚的嘴唇,挽著發髻,穿著側襟衣,微側著身子。
  她就是堅持“只要我一息尚存,必定為革命奮斗”的年僅25歲的烈士———唐義貞。
  1909年7月唐義貞出生于湖北省武昌市城郊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是頗有聲望的老中醫,母親賢惠善良。兄妹六人義貞排行最小。1926年她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9年,在莫斯科中山大學讀書時,與陸定一相識、相知、成婚。1930年底,唐義貞受黨的委派到閩西蘇維埃政府從事宣傳和醫務工作,1932年初又前往于都擔任中央蘇區衛生材料廠廠長。在此非常時期,她發動全廠職工在設備簡陋的條件下,自力更生,制作藥品,生產合格的消毒紗布和消毒棉花,供應紅軍部隊和蘇區群眾。
  1934年10月,丈夫陸定一踏上了漫漫長征路,唐義貞因即將分娩,行動不便就留了下來。紅軍長征后,她將三歲的女兒葉坪交給因病未能參加長征的本廠管理員張德安,委托他寄養給可靠的人家。臨行前,唐義貞將女兒的舊衣裳疊好包妥,還連夜為女兒趕制了幾件不同年齡穿的棉衣。
  1934年11月初,她隨同毛澤覃、賀怡夫婦等人從瑞金轉移到長汀。她拖著笨重的身子,投入到搶救紅軍傷病員的工作。一次,唐義貞、賀怡等5位女同志走到一起,在殘酷的斗爭面前,她們作好犧牲的準備,互相鄭重約定,如果誰能活著,見到其他人的丈夫時,一定要帶到口信。唐義貞說:“將來你們誰能見到陸定一,請對他轉告我的話,只要我一息尚存,必定為革命奮斗,黨籍雖然沒有恢復,但我一定這樣做!”
  不久,在長汀四都圭田村范其標家中,唐義貞生下了一個男孩,為了紀念她與陸定一的堅貞情誼,孩子取名“小定”。看著剛出生的孩子她的內心無比的喜悅,雖然與丈夫陸定一結婚僅五載,分別卻四次。但看著孩子她似乎看見了幸福的未來。此時她多么希望可以陪著孩子慢慢地長大,但是她知道,此時的中國風雨飄搖,斗爭形勢越來越嚴酷。敵人逼近圭田村,唐義貞接到省委的轉移通知,為了不拖累大家,她毅然決然的將孩子送給范其標、聰秀妹夫婦撫養。她,噙著淚水,忍著撕心裂肺的痛,她想對孩子傾其所有……但她只能將僅有的一條毛毯、一個銅臉盆、一個郵布包留給范其標夫婦,并用中文和俄文寫下湖北武昌老家的地址,對范其標夫婦說:“等革命勝利了,我們即來聯系。如果我沒有來,就說明我已不在人世了,但也要告訴孩子,我是為革命而死的。”
  1935年元月下旬,除夕在即,四都的紅軍處境越來越險惡。唐義貞摘下手上的銀手鐲交給戰友陳六嫲說:“這次我不知道能不能脫險,你是本地人,可能逃出去,我今送你這手鐲作紀念。日后若有人來問你,你就告訴他,我的丈夫叫陸定一,前不久我生了個兒子,送給圭田村的范其標夫婦撫養。我若能生存,將來母子必定相認,我兒既是范家人亦是陸家人。我若犧牲了,那就希望我的丈夫、兒女將來知道我是為革命犧牲的。” 
  陳六嫲接過銀手鐲說:“你放心,范其標夫婦都是好人,聰秀妹還是我的堂姐,她沒出嫁前,我們同住一個屋檐下”。
  唐義貞聽后很高興,放心的點了點頭,隨后就與戰士們轉移至烏蛟塘。
  1935年1月29日中午,唐義貞他們正在烏蛟塘附近的一條山澗里活動,不幸被國民黨36師的一個團包圍,圍困在烏蛟塘山坑里,經過一天的頑強抵抗,終因寡不敵眾,唐義貞和隨營的軍區胡政委、胡營長等人一同被俘,敵人把他們雙手反綁在背后,用白布蒙住眼睛,邊打邊拖,帶到了四都下賴壩36師的一個團部里。
  就在被俘當夜,趁其不備,唐義貞和胡政委、胡營長一起越獄出逃,但他們傷勢都很重,沒走多遠就被敵人發現了,1935年1月30日在深山坳中,他們再次被捉。唐義貞被捕時,將藏在身上的一份黨的機密文件揉成團,塞進嘴里強咽入肚中。
  敵人發現了唐義貞的這一舉動,對她進行了殘酷的刑審,強迫她交出文件,供出其他同志的下落。唐義貞全身上下被打得血跡斑斑,但她怒目相對,始終不吐半個字,直至被打得昏死過去。
  夜晚,被親友保釋出來的戰友陳六嬤買通了牢房看守,來看唐義貞。唐義貞自知時日不多,毅然向陳六嬤訣別:“敵人是不會放過我們的,我既然沒跑脫,現在難免一死,但是我死也要死在紅旗下!”
  1935年1月31日,一個山風呼嘯的霜晨,下賴壩村的臨時囚室里押出了三個五花大綁的紅軍戰士,唐義貞步履艱難地走在最前面。她白皙的臉上傷痕累累,身上的淺灰棉軍裝被撕裂了,捆綁的棕繩扎入了肌肉,被打傷的右腿有些跛。但她昂首挺胸、目不斜視,緩緩向河灘上的三棵板栗樹走去。“砰,砰”兩聲槍響,胡政委和胡營長飲彈身亡。一個敵軍官歇斯底里地叫嚷:“這個女赤匪吞下了一份重要文件,開膛!”
  幾個匪兵亮出鋒利的刺刀,慘無人道地剖開了她的肚子,連她的腸子和內臟也被這伙禽獸挖了出來。
  就這樣,年僅25歲的唐義貞用生命和鮮血譜寫了一曲共產黨人的正氣歌,為壯麗的革命事業戰斗到生命最后一息。
  (長汀縣博物館 李鴻)

上一篇:一床溫暖革命友誼的被單 下一篇:一條不平凡的軍毯

搜索

彩票送彩金38元